旅途有再多的難,也不怕,只要能回到
  家
  □金陵晚報記者 李有明
  被叫醒後問“有票了嗎”
  夜間的南京站一樓售票大廳,只開放部分窗口。這幾十平方米的地方,就是很多守夜等票人的“旅館”。在售票大廳門口的左側,玻璃幕牆下有一個窄窄的平臺,那是一對母子的床。
  孩子只有1歲多,平躺著,身上沒有蓋被子或衣服,但睡得很香。媽媽也睡著了,她將孩子的雙腿抱在懷中,側趴在孩子的身上,沉沉地睡去。
  記者在等待半小時後仍不見她醒來,後來,見記者採訪,坐在旁邊的人喊醒了她。猛然間醒來,這位母親突然坐直身體,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,開口第一句,她問:“有票了嗎?”
  當得知是記者時,她擺了擺手,說了一句“太困了”,隨後又趴在孩子身上睡去。記者本想採訪她,想瞭解她去往哪裡、為何帶著幼小的孩子睡在售票大廳等,甚至沒來得及提醒她註意孩子的保暖,就聽到她已發出輕微的鼾聲。此時此景,記者不忍心再叫醒她,默默地祝願她能快點買到返鄉票。
  守3天了,等到“絕望”為止
  在這裡守夜等票的人,基本不住旅社,就這樣或坐或靠,甚至直接睡在大理石地面上。他們中的不少人,一方面是為了省錢,另一方面,覺得守在車站等票,心裡踏實。9歲的宋秀雲從來沒有去過貴陽的外婆家,今年和父母一起去外婆家過年。採訪時,一家三口已經在售票大廳守了3天了。過了凌晨零點,媽媽已經趴在行李上睡著了,她和爸爸並肩坐著,時不時地盯著售票窗口看。爸爸告訴她,深夜肯定不會有票了,但她還是不願依偎在爸爸的懷中睡覺。
  父親宋時亞今年50歲,是盱眙人,大女兒在無錫打工,夫妻倆帶著小女兒準備去貴陽。4天前,他們從盱眙來到了南京,趕到南京站時,發現南京至貴陽的火車票沒有了,於是選擇在火車站堅守。可是,直到昨天凌晨,他們依然沒有等到開往貴陽的火車票。
  “我們要求不高,不管有座無座,只要有票就成。”宋時亞說。如果等下去還買不到票呢?“先守著吧,如果實在買不到春節前去貴陽的票,那就回盱眙過年了。”宋時亞說。
  買不到票,帶被子打持久戰
  沒了白天的熙熙攘攘,凌晨的南京站很安靜,在一些角落裡,熟睡中的返鄉人依然面露疲憊。看到這一幕幕場景,記者有一種酸酸的感覺。要過年了,家是共同的方向,但這條回家路,對很多人來說,真的不易,比如老張。
  在售票大廳東側的牆角下,老張與眾不同,別人和衣而睡,他則躺在被窩裡。
  老張說,睡在火車站等車票,他已經習慣了。因此,他準備充分,雖然有很多行李,但還是帶著一床被子,就是為了在火車站睡得更舒服。“睡在哪裡,吃什麼飯,都不重要。要是能買到票,讓我在窗口前站一天,我也願意。”老張說。
  採訪結束時已是凌晨3點,記者發現,還有人不斷走進售票大廳,大部分人士剛剛到站,要在南京中轉,還沒買到票。可此時,售票大廳已容不下這麼多人,他們便選擇站前廣場的某個角落,疲憊地等待黎明。
  但願,一覺醒來時,他們能買到返鄉的票,回到最溫暖的地方。
  在網絡售票橫行的當下,車站售票窗口變得冷清,然而,在夜色籠罩下,有一群不會上網的人堅守在售票大廳,他們或枕著行李,或躺在地上,或相互靠在一起,在無奈中疲憊地睡著。他們用著最原始的方法,24小時守在火車站,苦等未知的返鄉票。
  家是最溫暖的地方,“有錢沒錢,回家過年”,可對很多人來說,春運回家路,真的有太多不易……
  夜深了,不能回家的大人和孩子在售票大廳的窗臺上進入了夢鄉,他們也許正做著同樣一個回家的夢。金陵晚報記者 劉鵬 攝  (原標題:“我們不管有座無座,只要有票!”)
創作者介紹

宙品企業有限公司

fb20fbdaf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